口译培训

鲁雪娜讲述自己欧盟的翻译生活(2)

<< 返回同传故事 2015-11-16来源:口译
口译家整理了“鲁雪娜讲述自己欧盟的翻译生活(2)”,希望通过译员看到一位同传翻译员讲述自己在翻译道路上的成长经历,对学员们有所帮助和鼓励。想获悉更多同传故事可以持续
  口译家整理了“鲁雪娜讲述自己欧盟的翻译生活(1)”,希望通过译员看到一位同传翻译员讲述自己在翻译道路上的成长经历,对学员们有所帮助和鼓励。想获悉更多同传故事可以持续关注口译家同声传译网。 
   一次过关
    入选欧盟翻译人才库
    像鲁雪娜这样,入选欧盟译员人才库、担任一名国际会议的同声传译,有多难?
    她介绍说,想要入选欧盟译员人才库,得经过欧盟方组织的同传和交传(交互式传译)等多次考试。每年的应考者约有五六十人,但通过的只有两三人,她是一次考过。欧盟像她这样的华人译员只有20来个。
    目前,世界上95%的国际会议采用的是同传方式。会上,讲者连续不断地发言,译者则边听边译。而欧盟的会议包罗万象,什么领域都会涉及,开会前不会有专门时间让译员准备。因此,对译员的综合素质要求非常高。
    作为同传,会议上,鲁雪娜要及时把中方的发言译成英文,其他十几个欧盟官方语言的同传则坐在一个个玻璃隔成的透明房间里,把她译出的英文再译成各种语言。如果英文译得不好,其他语种的翻译只要皱个眉,哪怕隔着玻璃,也会觉得“压力山大”。
    对话》》》
    “我没理由不喜欢这个职业”
    记者:能在国际会议上应对自如,之前经过了怎样的训练?
    鲁雪娜:可以说非常残酷!利兹大学的中英文会议口译和同声传译专业只对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招生,录取的学生出国前英文功底本已不俗,可入学不久,每个人都感觉越读越没信心。举个例子:8面A4纸大小的一份材料,老师念稿,不准做任何笔记,讲完马上要复述翻译。我在班上算是记忆力不错的,老师念到第6面时,我感觉快绝望了。这还只是针对记忆力的一项普通训练。所以,中途有学生打退堂鼓,或跟不上课程,被劝改读其他专业。即使勉强跟上,每年也有学生不能毕业。
    记者:你靠什么坚持下来?
    鲁雪娜:出国前,我做了几年老师,在班上年纪算大的。留学机会难得,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坚持住。课堂练习时,老师往往会问谁来试一下?我总是第一个举手。这种一对一的交流机会,可是失不再来啊,哪怕说错了丢面子也要争取。因为这,我被称为班上最勇敢的学生。
    记者:现在中国很多学生出国留学,却有不少人学无所成。你有什么心得?
    鲁雪娜:接触社会很重要。英国的硕士只读一年,课程很紧张,但我还是抽出时间打工。这不仅仅是为了不向父母伸手要钱,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当地的文化、社会,还要熟悉各地口音,就像同是汉语、北京话跟武汉话有差别一样,英国各地口音也不一样,比如我家所在的约克郡口音就很重。这次到西班牙开会,西班牙人讲的英语就非常不标准,但作为翻译,不能说对方讲的英语不是“普通话”就不译。
    记者:国际会议上,可能会出现各种变化。作为翻译,你怎么应对的?
    鲁雪娜:确实有很多意外,用武侠高手的话说,只能“见招拆招”。记得参加欧盟海运官员与中国海关的一次会议,我作为交传翻译在场。这名欧盟官员完全忘了我的存在,一口气讲了10分钟,还没停下来等翻译的意思。旁边有人提醒他,他“哦”了一声,又继续讲。我不可能打断他,只能做好笔记,等他停下来了我再译。   
    记者:翻译不仅考验知识更新能力,还要有超强的应变能力,你喜欢这个职业吗?
    鲁雪娜:现场翻译确实是对记忆力和应变能力的极大挑战,这也是这个职业的魅力所在,不枯燥、永远有挑战性,可以接触形形色色的人、最新的时事和最新的科技发展成果。我没理由不喜欢。
 


(责任编辑:tysd001)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tc/article_rightbox_1.htm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tc/article_rightbox_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