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译培训

同声传译员讲述自己从事同传的酸甜苦辣

<< 返回同传故事 2015-11-02来源:口译
李玟是一名同声传译员———国际上最高级别的翻译专业人士。而据统计,全国具有同声传译资格的不过几十人而已。是怎样的毅力和精神支持李玟一步步成为了顶级的英文翻译专业人士?
     学中文的改行做英文翻译 让很多人意外的是,我是学中文出身的,做英文翻译纯属半路出家。 
     90年代中期,我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我来到深圳,在一家企业做文案。要想工作有保障,精通一门外语在深圳是最有市场的。这时的我立即自学英语。苦练一年多后,公司来了外国客人,我向总经理自荐担当翻译,做得很成功。总经理把我提了当助理,翻译外电及传真,月薪5000元,是我原来的5倍。两个月后,我随经理到上海参加了一次大型国际级商贸讲座,看着台上的“同声传译员”,我一下子又冲出另一个念头:做同声传译!我当时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后来我通过咨询才知道当同声译员的条件是那样苛刻:除了中文,外文的功底要深厚,听力、记忆力要非常好,反应要灵敏,表达力要强。我自信自己具备这些条件,但是对方说“即使是外语专业毕业的研究生,未经专门培训,一般也不能胜任这项工作!”
    毕业后我通过考试,获得参加同声传译考核的资格,在参加考核的127名考生中,我是7名入围者中的惟一女性!
   “戴着镣铐的舞者”
    同声传译活得潇洒,我们服务的等级都是一些国际级的会议,对象也是某一领域里的精英,到外地去开会,坐的是商务舱,选择的地方都是五星级酒店,全国的知名胜地,我几乎可以一一描绘出它的模样。至于收入,我差不多每年50万左右,工作100天。其他的时间便是去放松,和朋友一起到乡下,去看海,睡草地,远离人群和喧哗?? 可是回过头来,我工作起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这行工作的超常压力,一般人是很难承受的。我当同声译员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哪一次的同传翻译连续超过30分钟,这是个极限时间。超过这个时间,即使是一个很合格的同声译员也无法集中精神继续下去。所以,几乎没有一个同传翻译能够独自完成任务的,一般是二至三个轮流替换。有的人无法经受住考验,饭碗都给砸了。很多经历了一两次失败打击的人,往往都是选择远离。
    每次和同学在一起,他们都表现出对我的羡慕,我说“瞧着,你们能轻轻松松地活到百岁,我拖得个半个世纪已是万幸!” 
    在我的眼里,同声传译永远都是一种挑战,我承认别人的一句话:“同声传译员是戴着镣铐的舞者,沉重与愉悦同在!”不信,让你看看同声传译的另一个真实面目吧!
    人生就像在刀尖上行走 
   我当初十分羡慕同声传译在台上的潇洒,如今自己站到前台上,才真正体会到“台上3分钟,台下一个月的道理”。  
   同声传译,是翻译中级别最高也是最难的一项,这个“难”字,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得清楚。一般会议开始前的一周就要做好准备。我在北京王府井召开的房地产大会当同声传译,开会前,我在网上查询了大量有关的房地产专有名词,会议前3天,主办者把会议有关的内容资料和26盘磁带让我熟悉,单是磁带,3天里我不吃不喝才把它听完,还要找出很多不认识的词汇反复琢磨。会议前的一小时,主办方又给我一大摞的资料,只能粗略地有个了解,这叫“视译”。即使是“视译”,也是很集中注意力的,来不得半点马虎。
   当我那天完成任务时,我的一个同学打来电话,说我站在台上非常酷。他哪能知道,为这“酷”,一周里我瘦了一圈。
   最难的恐怕就是对演讲者的方言一窍不通。英语也有方言。我就有一次深刻的教训。那次我应邀去台湾翻译一次“爱心妈妈”会议,来自世界各地的慈善家都汇集一堂,讨论有关捐助孤儿上学的主题。一周之前我就做了充分的准备。那天上午,3个同传中我是第一个上台。这时来自澳大利亚的洛菲尔夫人走上主席台了,她向我微微一笑,又向台下的听众致敬。没想到当洛菲尔夫人一开口,我就知道自己这次的同传注定要失败。洛菲尔夫人是澳大利亚堪培拉市人,有着浓厚的南方口音,就像北方人学讲粤语一样,发音不正。传译不到一分钟,我已经感到吃力,但又无法自找台阶下台。就在这时,主办者发现了我对洛菲尔夫人方言的不适应,便以其他理由示意洛菲尔暂停,把我换了下来。他们好不容易才从别的地方找来了另一个代替,试了一次又一次,总算上台完成了任务。 
    后来,有了这次刻骨铭心的教训之后,我花了大半年时间去钻研英语的不同区域方言,以备后用。之后,每次做同传之前,我都会打电话先了解可能要翻译的对象是哪里人,然后有针对性找到有关的磁带做听力练习,这些训练对我后来的工作大有裨益,特别是组织者知道演说者有方音时,都会找我去,给我带来了一定的声誉。 
     还有别的难处。演说者都是有表情的,当他感动时,我的语气要让听众产生共鸣;当他快乐时,我的传译也必须使听众轻松快活。当然,当同传不可能没有错,只要大胆地翻译,有错误时神情和语调没有一点儿变化就行,可是这要出色的专业知识和高度的应变能力,因此,心理素质不好,根本无法立足。 
     在国内,做同声传译这一行的人真是太少了,而我———凭着坚定的决心、勇气和不屈,才有了今天这个小小的安身之本!我还在加紧努力,希望能拿到联合国的认证,踏上更高的阶梯。


(责任编辑:秩名)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tc/article_rightbox_1.htm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tc/article_rightbox_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