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译培训

我做同声传译员

<< 返回同传故事 2014-05-26来源:口译
我做同声传译员
  异想天开,学中文的改行做英文翻译让很多人意外的是,我是学中文出身的,沉静人生和反叛精神总是相互交叉在这一代人身上。
  90年代中期,我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我来到深圳,在一家企业做文案。
  在深圳,要想工作有保障,精通一门外语是最有市场的。
  我立即自学英语。
  苦练一年多后,公司来了外国客人,我向总经理自荐担任翻译,他盯着我:"你来这里多久了?"一年半!"我对你不了解。
  "我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撂文件,一口气地用英文译了出来。
  他愣在那里,答应让我试试。
  那次我为英国商人当翻译,做得很成功。
  总经理把我提了当助理,翻译外电及传真,月薪5000元,是我原来的5倍。
  两个月后,我随总经理到上海参加了一次大型国际级商贸讲座,看着台上的"同声传译员",我一下子冒出另一个念头:做同声传译!我当时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后来我通过咨询才知道当同声传译员的条件是那样苛刻:除了中文、外文的功底要浓厚,听力、记忆力还要非常好,反应要灵敏,表达力要强。
  我自信自己具备这些条件,但是对方说:"即使是外语专业毕业的研究生,未经专门培训,一般也不能胜任这项工作!"我很快查询到:大连外国语学院是个很好的培训"基地",那里培训出来的专业人才都很出色。
  我随即报考了那里的英语专业研究生,1998年我领到了入学通知。
  读研究生,几乎把自己和世界隔绝开来,我不仅要学习专业知识,还得广泛地涉猎世界、社会、地理、人文、历史……单是英语磁带,四年收集起来就有整整30公斤!毕业后我通过考试,获得参加同声传译员考核的资格。
  在参加同传考试考核的127名考生中,我是7名入围者中唯一的女性!离开时有个落选的男同胞塞给我一张纸条,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大大的几个字:"为女同胞鼓掌!"我感动得流下泪水,其实,没人知道我当时流下的眼泪,不是因为成功,而是几年来付出的汗水: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不知食物的滋味,失去了挚爱的男友……2001年,我拿到了同声传译的三级资格认证,开始了人生的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苦乐同在,汗水和成功从来都在一起……天堂的另一边是地狱,有个前辈对我说:"如果你想活得潇洒,那就去做同声传译;如果想英年早逝,也去做同声传译!"我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现在,我才真正了解这句话的含义。
  同声传译活得潇洒,我们服务的都是一些国际级的会议,到外地去开会,坐的是商务舱,选择的地方都是五星级酒店。
  全国的知名胜地,我几乎可以一一描绘出它的模样。
  记得刚刚做同声传译时,主办者叫我先去参加一次系统的培训,熟悉与会者的内容,为期三天。
  培训完后,有个会议组织者把3000元的现金交给我。
  我吃了一惊,他说:"你参加培训,是我们占用了你的翻译时间!"后来发现,即使与会期间,该我休息时,我在会议厅也同样会收到一笔可观的酬金。
  这是和别的工作最大的区别吧。
  至于收入,我差不多每年50万左右,工作100天。
  其他的时间便是去放松,和朋友一起到乡下,去海边,远离人群和喧哗……可是回过头来,我工作起来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这行工作的超常压力,一般人是很难承受的。
  我当同声传译员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哪一次的同传翻译连续超过30分钟,这是个极限时间。
  超过这个时间,即使是一个很合格的同声传译员也无法集中精力继续下去。
  所以,几乎没有一个同传翻译能够独立完成任务的,一般是两至三个轮流替换。
  也许是我现在年轻的缘故,身体还棒,精神负担虽然大,但总算还受得住。
  我的一个同事,他已经拿到了联合国的三级同传资格认证。
  可有一次会前,组办方交给他两百多盘磁带(最多时三百多盘)让他练习听力,结果他不堪压力,在同传过程中频频出现差错,急起来甚至脸上的汗都滴出来。
  人家批评不说,从此连自己的饭碗都给砸了。
  后来他改行了,当了一名外语学校的教师,轻轻松松地开始他的新生活。

(责任编辑:tysd001)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tc/article_rightbox_1.htm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tc/article_rightbox_3.htm